開風扇,不開風扇,就為這點小事
  兩個男生一個月前打了一架
  一個月後又動了刀子
  受傷男生仍躺在重症監護室,動手的男生已被警方控制,目前案情仍在調查中
  本報記者 王波
  13刀,大部分刺在上半身!
  被送往寧波市第七醫院時,小餘已成了血人。
  他被立即送往手術室,隨後又躺進了重症監護室。
  這個虛歲只有18歲的大男孩,是鎮海區職業教育中心學校高一汽修班的一名學生,揮刀刺向他的,是他的同班同學,小馮。
  同學——
  刺他的是把水果刀,有30釐米長
  鎮海區職業教育中心學校位於莊市陳倪路,是寧波一所重點職校。
  昨天早上,16歲的小軍(化名)照常在7點半趕到學校,上完半個小時的早讀課,又做完早操,嘻嘻哈哈地摟著同學回教室。
  一進門,他們驚獃了。
  “當時教室里已經不少同學了,我前腳剛邁進教室,就看到同學小馮從座位上拿出一把有30釐米長的水果刀,沖向已經坐在位子上的同學小餘。”
  一瞬間,教室里安靜得嚇人。
  “小馮拿著刀不停地捅小餘,我們都嚇傻了,連連後退,不敢靠近。有一個同學膽子大,想上前,結果小馮衝著大家喊:‘誰也不要上來,誰來我就捅死誰’。”
  喊完這句話,同學們沒人再敢動了,有人嚇得跑出了教室。小餘倒在地上,血流了出來。小馮也癱坐在了地上,目光獃滯。
  這樣壓抑的沉默,一直持續到幾分鐘後老師趕來。
  直到受傷的小餘被送往醫院,小軍的手腳,還是有點發軟:
  “我們這個班是汽修班,今年高一。班上40多個同學,全是男生,我覺得平時大家關係還都挺好的……”
  傷者家人——
  聽說孩子進了醫院,我心裡咯噔一下
  昨天下午,寧波市第七醫院的重症監護室,餘先生站在門口,眉頭緊皺。一旁,他的哥哥則握著醫院開出的病危通知書,不知所措。
  餘先生,是小餘的叔叔。他說,侄子家離學校只有2公里,每天小餘都是騎著自行車去上學。昨天也是如此。
  過了不到一個小時,他們接到了學校的電話。
  “先是8點多一點的樣子,我哥哥接到了孩子班主任的電話,說孩子出事了,趕緊過來一趟。5分鐘後,電話又來了,讓他不要去學校了,直接去第七醫院。”
  小餘的父親趕緊打電話給餘先生。“一聽說直接去醫院,我心裡咯噔一下:壞了,出事了。”
  9點左右,等餘先生趕到醫院時,侄兒已經被送進手術室了。
  “說是被同學捅傷的,可我們當時根本沒心思問是為了什麼事。”一家人在手術室門口揪著心,一直等到中午12點,孩子被推出了手術室。
  “聽說全身被捅了13刀,一刀捅到腿骨頭,其他全在上半身。”說著,餘先生眼圈紅了。
  班主任——
  兩個孩子曾打過架,沒想到後果如此嚴重
  這個汽修班的班主任姓方,昨天早上,也是他接到消息後最早趕到現場。
  他說,事發前,他也走在回教室的路上,聽到學生的喊叫聲,知道出事了,趕緊往教室沖。
  一進門,看到被捅傷的小餘,他馬上打120,並叫來學校醫護室的醫生。
 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。
  在同學們的敘述中,兩個男孩的形象鮮明。
  小馮,個子小小的,很老實,和大家的關係都不錯。
  小餘,個頭大,說話沖,可也不是個難相處的人。
  用小軍的話說:“他們兩個平時是有點矛盾,但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,最大就屬一個月前發生的打架。”
  一月前,兩人因為開教室電風扇的事吵了一架,一個要開,一個說不開,兩個小伙子打了一架。小馮吃了虧。
  事後,學校老師和家長也出面處理這事,甚至鬧到了派出所。小餘也受到處罰,全校通報批評,讀檢查。
  昨天傍晚,餘先生終於可以進入重症監護室探視了。
  望著躺在病床昏迷的侄兒,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  “醫生說沒脫離危險期,還需要觀察2天。我現在只能祈求侄兒能夠平安。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,這讓哥哥家怎麼過啊……”
  昨天,小馮已經被鎮海警方控制。案情還在調查中。
創作者介紹

beach

ua70uatsv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